【創想周】君其愛德素行路慎風寒――聽《顏值與才神――且聽莊子如是說》講座有感

發布時間:2017-10-25作者:訪問量:994

    奚愛民教授的這次講座主要是圍繞莊子的哲學思想去討論“顏值”,即形,和“德素”,即神,在現代社會中的兩者的價值辯證關系。

本次的演講的指定觀摩人群里有表演系的學生,主題所對話的人群,使得原本純粹思考性中平添了一份現實意義,不過固然我們每一個人都身處于這個對于外貌形體價值十分看重的時代,戲稱“顏值即正義”。表演系的學生們可能會更直接的感受到來自于“形”的社會期待和壓力,而這些外界的期待和壓力又總在無形中塑造了我們看待問題的角度。

 

 

莊子的哲學思想是很難在空無一物的基礎之上進行傳達的,所以奚教授簡單的介紹了莊子和其代表事例來闡釋其為人,如“洗耳之事”,選取了《南華經》中一些人物故事作為切入點,如兀者、申徒嘉、哀駘它等,提煉出了莊子的人物觀,引申出對于莊子對于“人”的看法,一個具有超越性的人是什么樣子的?

奚教授用莊子在《逍遙游》中所寫來對答:“至人無己,神人無功,圣人無名。”奚教授認為莊子的思想是具有后現代主義色彩的,同時也是超前于其所處時代的。而這種莊子色彩也對后世我國的文學、繪畫等的產生了深遠的美學層面的影響。

藝術學院的學生容易游離于“浮華”、“虛妄“這些狀態之中,追溯其本源,可能都是在探索一種“吾喪我”的狀態,我們身陷于外部世界的種種看法、價值影響,進而有了自己思想上的成見甚至是偏見,迷茫而失控。而哲學思想對于藝術本身,以及學習藝術的我們而言都具有鋒利的啟示意義。

    讀完全本的《齊物論》不難總結出莊子認為雜亂的學習無助于一個人返璞歸真的看法,甚至學習本身所具有的人為意義都是過于刻意的——“無仁義而修,無功名而治,無江海而閑,不道引而壽”。但是我認為對于自認為不是“生而知之”的人,是應該時時學習,且時時反芻的。

對于超越性的人的追求第一反應必然是神形兼備的。

    首先應該具備的是“齊物”的思想,用平等而客體的目光去看待萬物和萬事,個人有個人之道,天地有自然之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可見在上天眼里,美丑智愚的個體是無差別的,但“德有所長,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謂誠忘。”——即神高于形。

于是在這個基礎上,之后產生了對于殘缺形和其卓越神的對比審美,再到損害自己的形體,追求形體柔弱乃至病態,之后衍生出的“寫意”美學也是如此。再到后來以形寫神的抽象主義思維,神取得了凌駕于形的價值意義。

 

 

奚教授為了讓哲思意義更重的課堂聽起來更富有趣味,增加了關于對“整容”、“外貌和其社會價值”的種種小討論。其實對于已經養成了比較固定的世界觀的同學,如果要從莊子那里獲得在“神”方面的啟示,首先應該做的事“見獨”,于當下可以理解為對于自己所想要的“道”的拋棄“形”“神”的內在思考。

    自然有推崇莊子思想的人,也會有只認同他一部分思想的人,心齋坐忘也不會是所有人都愿意,或者能夠達到的境界。但是做一個“真人”——知天之所為,知人之所為者,有不被外物之形役使內心之神的堅定卻是我們可以一起共勉的。(文:周雅潔  圖:徐貝瑩  編輯:榕樹)

返回原圖
/

浙江20选5达芬奇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