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美你,后勤人!

發布時間:2017-10-10作者:訪問量:956

    金桂飄香,又迎來了一個新學期。欣聞學校從這個學期開始,將為全體教職員工提供免費工作餐,曾身為學校后勤工作一份子的我,當前雖不在上海,但也從心中為此舉遙相叫好!六十年代初,物質極為匱乏的年代我在上戲就學、八十年代中期以后我又回到學校工作。如今在上戲退休已有十四年余。可時時想起這些經歷,總是思緒萬千、激動不已。

我們表演系60級是一個比較特殊的群體。這一屆三個班共有90名學生同時入學,再加上當時學校首屆表演系藏族班畢業后因各種原因尚未離校,學校后勤面臨著很大的挑戰。作為一所體量較小的“微型”高校,要在有限的條件下既保證辦學質量,又要為師生們把服務工作做到位,學校后勤教職工真可謂是動足了腦筋。

難以忘記,當時社會物資極為貧乏,為了讓學生吃飽,學院黨政領導忍痛割愛,不得不下決心將學生們喜愛的足球場(現上戲實驗劇院所在地)改為菜地,并發動學生種菜以實現自給自足,補充食物的不足。

難以忘記,后勤領導于行同志帶領炊事員們去兄弟院校“取經”,想方設法改進煮飯的工藝——用“先蒸后煮兩次成型”的方法來提高出飯率。

難以忘記,當時我們下鄉去崇明挖土開河,每天要完成人均挖土運泥1.5立方米的指標,肚子吃不飽怎么辦?隨我們一起去的高教農場老炊事員李才元師傅(前幾年已故世),想出了一個好辦法,他在玉米面里加上了山芋泥,做成了南方人也能吃、愛吃的山芋玉米窩窩頭,不但讓我們吃飽,還讓我們吃好。

更忘不了的是,炊事員起早摸黑,盡量加足定量配給的蔬菜,早早煮好“爛糊面”,讓其充分漲足,用二兩、三兩(十六兩制)飯票竟可以盛滿一大碗,這讓我們這些囊中羞澀、腹中空空的“毛頭”們大呼滿足,連聲叫好!價廉、味美、實在的爛糊面,竟成為當時每天最受歡迎的“招牌主食”。可見,當年后勤部門,從領導到炊事員,都像母親一樣仔細喂養著自己的饑兒,煞費苦心,只為讓我們少挨餓。因此在那幾年困難歲月里,沒有一位同學因為挨餓或者營養不良致病輟學的,這離不開后勤部門的關愛,也是他們在困境之下為學院做出的最大的貢獻。

這種優良作風是有傳統的。我記得師兄糜曾曾對我說,學校多位老師提及,熊佛西老院長十分尊重后勤職工,逢年過節都要邀請老花匠到他家吃年夜飯。當年的前文化部劉崇德先生更是把藝術院校的后勤比作一輛四輪汽車缺一不可的一部分——黨政、教學、科研、后勤,四位一體構成了藝術教育的四輪汽車。這都是對我們后勤部門的認可。前年在紀念抗戰70周年勝利暨全校教師節大會上,學院領導又把后勤部門職工請上了臺,原總務處長于行同志,原總務科長邢健同志的登臺領獎不僅代表了后勤部門的榮譽,也充分體現了各級領導對后勤干部職工的尊重和表揚。

如今學院餐廳幾經改造,早已告別了毛竹蘆葦棚、演出科制景工場等簡棚舊舍,敞亮整潔舒適的餐廳,豐富多樣、新鮮可口的飯菜,中秋節的鮮肉月餅,到今天的教師工作餐……日新月異的發展令人不禁動容。走在現代化的校園中,想起過去艱苦奮斗的光輝歲月,想起歷年后勤工作人員的服務精神和動人事跡,想起學院里一批批為學校發展嘔心瀝血的老教師、老同志們——那幾位教授過我們、手把手在課堂上“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們:陳茂林、張振民、江文逑、賈幻真、賈方、張希真、任小蓮、劉志芬……以及作古的邱世穗、王家駒、朱銘仙、方傳蕓等,我更加堅定地相信,上戲后勤精神將繼續發揚光大,并將融入上戲的“家園精神”,將細致周到的服務延續并繼續關愛一代代的“上戲人”!

返回原圖
/

浙江20选5达芬奇密码